女大学生徐玉玉之死给幸存者的启示
2016-08-26 09:29:12
  • 0
  • 0
  • 8

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如果道德丧失殆尽,那么老百姓的精神家园就只剩下“钱”字,则会出现人人互害的场景。每个人在对方眼里,都不是人,而是沦为赚钱的工具。2016年还未过去,我们身边发生了太多这样的例子:青年魏则西,被黑心医院榨干最后一滴医药费,最终治疗死;人大雷洋,是警察严重的嫖客,可以换来“罚款”收入的工具,最后嫖娼死;而教师刘伶,在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领导眼里,也就是教育产业化里高校里的一颗棋子,因癌不能坚持上班,就被秋风扫落叶开除出门,最终旷工死。

而更加不堪的场面又来了。女大学生徐玉玉象牙塔还未踏进一步,因为接到诈骗电话,学费被骗光,最终因心脏病突发晕厥猝死。青春之花含苞欲放,但最终的结果是枯萎凋零。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的是,这四个好端端的年轻人,人生为何突然就走到了尽头。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医院应该是积善余德、救死扶伤的地方;警察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扶弱铲强的代言人;而学校更应该是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好场所;而每一位正常的人,都应该通过合法的渠道致富,而不是通过诈骗女大学生致富。

但悲催的是,医院、警察局、学校和我们的身边,人性中的善越来越少,而人性中的恶却甚嚣尘上,遍布社会每个角落。大学生徐玉玉被骗致死,很多人可能认为这是一个极端案例,但实际上,我们每天都有可能被骗,都有可能像雷洋、徐玉玉一样,不是走向了西天,就已经正在走向西天的路上。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残酷且赤裸裸的事实,悲剧今天能发生在他们四个人身上,明天为什么就不能发生在你我的身上呢?以徐玉玉为例,他之所以上了骗子的当,我们就要问,为什么骗子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她的身份证和录取信息呢?

答案很简单,每个国人的个人信息太好取得了。不仅徐玉玉,大多数中国人是不是都有这样的经历呢?当你出生时,你的个人信息和父母电话就被贩卖到卖奶粉、制作胎毛笔、婴儿服装的商贩手里;长大了开始上学了,你的学籍信息再一次被出卖,培训学校辅导班的电话会不厌其烦的骚扰你;工作了买房了,你的买房信息,装修公司、家电厂商、清洁公司掌握的一清二楚;再后来,年纪大了,有病住院了,好吧各种保健品、中医神医都会闻风而来,等你快死了,推销墓地也第一时间赶到。

和逝者相比,我们都是“幸存者”。其实在别人眼里,我们都是赤裸裸的,毫无隐私权可言。在一个吃饱了就是最大的民主的国度里,谈个人权利是非常可笑和荒诞的。虽然法律明确规定,公民的隐私是不容侵犯的;而在这国的道德手册里也明确写道,窃取别人隐私是可耻的。但事实上法律在裸奔,连违法都没有成本或者成本极低的情况下,你要指望这个社会里的每个人都能够讲道德,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任何一个人,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都隐藏着人性的善和恶。而能够让大众惩恶扬善,指望道德是绝对靠不住的,必须仰仗法律和制度。

所以导致徐玉玉和雷洋死亡的真正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他们走向了绝路?真正的原因是我们的体制出了问题。好的制度让人变善,坏的制度让人变恶。当一个社会如果坏人作恶的成本太低,回报率太高,就会出现人人作恶的场面。人类历史上最无耻的场景莫过于:制定法律的人和手握法律大权的人,自己不守法,不遵法,甚至和坏人一起联合违法,最终的结果就是好坏不分、善恶不明。而女大学生徐玉玉,正好不幸遇见了这个时代,遇见了死神并与之握手。但我们在庆幸自己还活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或许也会有类似的遭遇。

和徽湖一起,做真正的人

徽湖微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