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2017-04-12 10:41:18
  • 0
  • 0
  • 1

《以人民的名义》开头剧情有和平版本黄山江滨大厦资金链断裂当地政府及时垫资4000多万元退群众购房款
       
民企信托财产契约白纸黑字却得不到维护认可百姓产权求助司法保护无望正在化成泡影现实就是该剧的翻版,黄山江滨公司周遭的许多人,看到电视剧《以人民的名义》中,蔡成功未经董事会同意就将公司全部股权押给山水集团,却经法院判决支持,险些闹出人命,老同志陈岩石心系百姓,不顾危险为民请命,许多人百感交集,留下了热泪。知耻近乎勇,《以人民的名义》,许多内容振聋发馈,让一些在商海中仿佛身在其境的人,感同身受,看到共和国公开正视存在问题的勇气,这也正是我们铲除邪恶的希望之所在。

共和国法律其实完备,就是在巨大利益趋使下,总遭强权漠视、践踏。导致社会生活险象环生,人民政府心系百姓,为了维稳,不得不垫付大笔资金。司法审判却在某些时刻成了社会的“短板”。

有恒产者有恒心,要让大家伙一心一意谋发展,心无旁骛,党中央国务院肯定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已经正式对外公布。完成顶层设计。是啊,现实中无法无天的问题有多严重,可以看见的事层出不穷。

西方的合同契约要手捂着圣经宣誓,有唯心主义、封建迷信做担保,三尺以外有神灵,从古杀腊开始,就有诸神时刻盯着。眼下,为了买套房子省点钱八十岁老人也去离婚,小学生寒假开学去居委会开个表现好证明,虽然那里的人根本不认识他,证明也得开,否则不是好孩子。言不由衷、做事飘忽怎么就成了生活常态。信托、以命相托的诚信都成了奢望。可能是这边所有神明被批斗的放下了身段,不想再理凡间事了吧。

黄山江滨公司与信托公司于2011年6月24日签订经过公证的《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合同》。合同所涉(1.3条)特定资产(不动产)是指:江滨公司合法取得的位于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新安江畔的土地(土地使用权证编号为黄国用2007号第0366号)及坐落于该土地上的在建工程、地上建筑物--新江壹品产权式酒店1幢、2幢(房屋预售编号为黄房预售许可证第2010099号、第2010100号),就是五证齐全。


合同(8.2条)中强调,为本合同之目的,信托公司不可撤销地向江滨公司作如下声明、承诺及保证;信托公司保证已经就签署及履行本合同获得必要授权与批准,签署及履行本合同,不违反对信托公司有约束力或有影响的法律或合同的限制,本合同签署后,即构成对其合法、有效和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符合《合同法》合同要约不可撤销之规定)


同时,合同约定:鉴于iii经双方协商一致,甲方(江滨公司)同意将其合法持有的本合同项下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给乙方(信托公司),乙方同意作为本信托的受托人受让甲方合法持有的本合同项下特定资产收益权。(注:《信托法》第十四条规定,受托人承诺信托时,取得的财产是信托财产。)


合同约定(3.2条),转让价款以本信托实际募集的信托资金金额为准。(注:《信托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受托人因信托财产的管理运用、处分或者其他情形而取得的财产,也归于信托财产。)

 
合同(7.5条)甲方(江滨公司)理解,特定资产收益权作为本信托项下的信托财产;并特此同意,不对本合同项下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的法律效力提出任何异议,不从事降低特定资产收益权价值的行为。(注:《合同法》第十九条之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要约不得撤销:(一)要约人确定了承诺期限或者以其它形式明示要约不可撤销;)


合同约定(10.3条)信托公司有权按照本合同约定持有、处置特定资产收益权。(注:无数证据证明,信托公司通过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产品、处置本信托信托财产,募集了一亿元信托资金)。


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信托公司为逃避信托受托人的责任和不可名状的目的,不承认合同信托要约,不承认该合同中江滨公司信托委托人地位,不承认案涉不动产的收益为信托财产,在向江滨公司支付1亿元通过发行信托产品所募集的“特定资产收益款”、收取近千万“售房款”、顾问费之后,不配合开发商办理相应的网签解押手续,阻止房屋继续销售,阻止信托财产销售变现,拒不履行信托受托人责任,造成江滨公司背上了黑心开发商“一房二卖”的骂名,遭到大批购房百姓上访告状,开发商违约支出花了一大堆,原法人出事,资金链断裂,多亏当地政府有群众观念,及时垫资维稳,才没有出乱子。信托公司却辩称作为房地产企业,江滨公司除了售房,应该有能力找钱还帐,它是在依据该合同向江滨公司发放贷款,没义务配合解押(但是,收到部分售房款后,却出具了两分同意销售备案的文件,就是不派人持他项权证“亲自到场”办理解押手续),就向法院提出以物抵债,意在花费9000余万元,就取得江滨公司2.8亿元(2011年信托公司委托评估)风景秀丽的特定资产,国家《信托法》成了儿戏。信托公司辩称“是在发放贷款,由于银监会对直接进行贷款的规模限制,信托业务大量贷款以此类形式发放”。(注:银监会有专门针对房地产信托贷款的432铁规,《刑法》186条规定,违反国家政策发放贷款是犯罪行为)是贷款?按照人民银行《贷款通则》要求,想获取贷款,首先要填表提出贷款申请,江滨公司从未有贷款主张,更没有提出过贷款申请,贷款岂能不请自来?是贷款?信托公司为何要向法庭出具伪造的信托财产专户(没有人吭气)?


国法如山,针对这份合同的诉讼,虽然有律师早有断言,要不是信托就没有王法啦,还不如古代威尼斯啦(就是那个可以割肉,但不能流血的著名契约故事)。可江滨公司还是屡战屡败。一审说合同没有信托特征;二审认为合同中江滨公司没有将财产权委托给信托公司;三审玄而又玄,说江滨公司没有将财产权作为信托财产委托给江滨公司。虽然多名律师反复强调,合同中关键要约就在那里!尽请关注!但信托合同要约在所有判决中从未被提及,似乎成了根本就不存在的“皇帝的新衣”。不用出现场,更不用验DNA,商事信托契约合同白纸黑字,国法如山,就是有人在审判中视而不见,以权干法。按“单位冤案赔偿金”换算,一单民商合同,等于多少条老百姓人命呢?

银监会作为有权进行“必要授权与批准”的领导部门,是否如信托公司所辩称的那样,对直管信托公司房地产贷款怠于监管,无视《信托法》的尊严,对该合同中的信托要约不进行维护,江滨公司向银监会进行了查询,经银监会政务公开查询机构(2017)266号回函,查明“您申请的相关合同信息经查我会机关不存在”。难怪律师反复提出调取“必要授权与批准”证据申请,均不被支持,江滨公司莫不是被骗了吗?


有人在看笑话。一个小小民企,老百姓和那么大的公司打管司?五年以来,江滨公司的股东确实感到山穷水尽,产权正在化成泡影。《以人民的名义》播出后,让多少人百感交集,感叹民企的艰难。


践踏法律底线,没有契约精神,让老百姓感到恐惧。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产品,用对初始信托财产持有、处置、募集而得到的“信托资金”在合同中的出现,就能否定“本信托项下信托财产”的存在吗?本信托信托财产提供者,就不是本信托委托人吗?信托受托人真敢将信托财产据为己有吗?“甲方”江滨公司的“特定资产收益权做为本信托项下信托财产”的“理解”,是刻在中国法制进程大路上和中国信托史上的要约,关乎世道人心,不能成为伤疤,总会有人负责。我们以人民的名义相信,知耻近乎勇,社会短板终会被堵上。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以人民的名义为何百姓的产权得不到保护?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